用禅意装修容身之所 云水禅心

时间:2017-03-20 18:00

    大城,长长的街道两侧一栋连着一栋的中式建筑,其间一栋最原始的混凝土结构方盒子在当中尤其显眼,简洁的只剩下最本真的东西。建筑的主人,曾邀请去参观过很多中式的展厅。中式的符号直白的摆在那里,赤裸裸的彰显着“我,就是中式”。

    禅本无言,却有无限的意义与无常的感觉。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对禅的诠释。

    总想着见过的这些中式的家具,表现出特有的“静气”和“禅味”,而绝无“火”、“燥”、“露”、“俗”之气,都具有无烟火气的形,超尘脱俗的骨,娴静闲逸的情和寂寥空灵的味,一几一案能让文人墨客们为之澄怀凝神,静观默想。要造一个馆盛装这份气质,最恰当的,想只有这浓浓的禅意,让来者体验这份久违的本心。

    在这个近6000平米的建筑里,进得大厅来,左右对称8米4的白色背景上,放大的圆形木格窗透着背后景致。挑空处原始的一条楼梯直通向二层,最终这条楼梯被拆除,在挑空的左右两侧新加建了两处楼梯。竹藤骨架的圆形吊灯错落悬垂其间,光线温和柔软,楼梯下方两汪水潭静静的倒影着山水,水潭里时而游过的几尾红鲤,搅动水波,让光影四散开去。“空山鸟语兮,人与白云栖,潺潺清泉濯我心,潭深鱼儿戏”,含蓄、单纯、自然,才是设计所要表达的美。坐在大厅的山水高墙下,品一壶茶,手中木器的触感、品相仿佛带上了时光的味道,大有脱迹尘纷之感。

    圆形的木窗在二层的空间中有序的出现,站在一端望向另一端,层层叠叠,步移景异,无数的可能性,时而消失于白墙,时而隐没于虚空。或许尽头会出现一只随手在田野摘来得芦苇,抑或会出现一两只干枯的野荷,“夫趣得之自然者深,得之学问者浅”。其间味道,自知语言无法尽全其味。暂不论什么是造型,什么是美学,只需懂得生活,深浅自知,禅意尽显。

    整个展厅的流线分布采取的每个小空间自成一景,却又我中有你的形式。禅的精髓在于“不说破”,留给他人思考的余地。虚实结合,透过白墙上深色的格栅影影绰绰一瞥背后的光景,蜿游其中,欣赏木器之精美。一件件打磨温润的木器站在那里,互相遥望,似有低语,似有婉唱。

    在建筑材料的使用上质朴平和。用物质上的“少”去寻求精神上的“多”。混凝土的顶和暴露的管道喷成了白色,使空间浑然一体。大厅中的《富春山居图》背景,在深色木格栅的背后静静的散发着柔和的光晕,无用师卷的布局、笔墨、意象与我们所追寻的禅意相得益彰。黑灰色的地面,隐隐反射着光、影、景。

上一页 |  1 2  | 下一页

家装微信公众号
x